当前位置: 首页 > 散文 > 优美散文 > 孤鹤 美文标题

孤鹤

时间:2020-06-30 11:25 来源:散文网(pasguitars.com) 作者:聚梦文学网 阅读:

  孤鹤
 
  那年去青海湖,坐游轮航行于波光艳影之中。我站在甲板上,四面都是望不见边界的蔚蓝。由湖至天,由深至浅,那是一种虔诚而纯粹的美。忽然,一只水鸟在远处水面掠过,羽如白素,稍纵即逝,回过神来四处再寻,眼前不过是烟波浩渺,一片汪洋。
 
  “时夜将半,四顾寂寥,适有孤鹤,横江东来。翅如车轮,玄裳缟衣,戛然长鸣,掠予舟而西也。”我久久立在蔚蓝的风中,不觉,想起了这段文字,不觉,想起了苏轼。
  或许,你就是那只掠过历史航船的孤鹤吧。
 
  我站在甲板上,看你从船前孑然掠过,落寞的弧线划出你单薄的惆怅。《红楼梦》曰:“你道是啖肉食腥膻,视绮罗俗艳,却不知太高人愈妒,过洁世同嫌。”你大概就是这样。你细腻的情思,飞扬的文采,正直的品德,豪迈的胸怀,注定遭人排挤与诬陷,你的“太明亮,太响亮”,注定使你身陷一场泪落千年的围攻。你那支饱蘸灵动与壮阔的如椽巨笔,反被奸佞之徒刺入你的心脏;你心中那弯明亮而纯粹的月亮,终究在黄州在湖州在那些偏远的土地洒下一片寂寥的清霜。你心怀虔诚独行在崎岖的山路上,追求这世间最初的也是最后的诗意与随性、大气与旷达,独自参悟与修炼,终成佛前最美的金莲。
 
  “东坡何罪?独以名太高。”我阅尽你曲高和寡的孤独,一如那只形影相吊的孤鹤。那被歪曲的精美华章,那一封封杳无音信的脆弱,不知几人能懂。知音寥,沙洲冷,古来文人皆寂寞,不如将你孤独的种种,离群的种种,加以墨迹晕染,酿一坛清冽的杜康。
 
  我站在甲板上,看你从船前翩然舞过,仪态风雅,举世无双。纵使离群而居,你依然是美的。你美在才情:“十年生死两茫茫”的深情,“淡妆浓抹总相宜”的清丽,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的旷达,还有“一朵芙蕖,开过尚盈盈”的恬适,“醉笑陪公三万场,不用诉离殇”的细腻,“此心安处是吾乡”的大气。最爱的,还是《望江南·超然台作》中一句“且将新火试新茶,诗酒趁年华”。少时的恣肆蓬勃和着四溢的茗香,跃然纸上。你美在旷达,一路走来千里万里,看花开过几转。所有的痛苦和落寞、失意与愤懑,都化作承天寺外空明的积水,赤鼻矶中飞扬的歌声,化作一如“酒晕上玉肌”的红梅,化作“翅如车轮,玄裳缟衣”的孤鹤,翩翩飞过光阴的长河。《菜根谭》中写道:“世人为荣利缠缚,动曰尘世苦海。不知云白山青,川行石立,花迎鸟笑,谷答樵讴,世亦不尘,海亦不苦,彼自尘苦其心尔。”你就是这般从容旷达。狡黠地同世事眨眼,温和地向红尘微笑,于是被火焰拥抱的蒸炉里渗出肉的香气;于是狼毫一挥泼墨山水一点苍翠似是岁月温柔的眼眸;于是江心的小舟里飘荡着歌声与酒香;于是鳳凰山下飞来两只白鹭,掠过远山青黛,静谧如一场一醉千年不愿醒的梦。
 
  我沉醉于你芬芳千载的美,一如那只玄裳缟衣、仪态风雅的孤鹤。正如林清玄所说:“心美一切皆美,情深万物皆深。”你乘斑驳轻舟,寻失落沙洲,一江秋月一壶酒,浮起一片空蒙山水岁月温柔。
 
  又想起一片汪洋中那只孤鹤。如今我确信那是你。
 
  一样的一别千载,一样的一眼万年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上一篇:测绘的瞬间 下一篇:没有了
分享到:
最新文章推荐文章
热门文章推荐文章

扫码关注我

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