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美文 > 美文摘抄 > 苏轼的诗词大全 美文标题

苏轼的诗词大全

时间:2020-05-12 13:06 来源:散文网(pasguitars.com) 作者:聚梦文学网 阅读:

  苏轼的诗词大全
 
  苏轼篇——《水调歌头》
 
  【年代】:宋
 
  【作者】:苏轼
 
  【作品】:水调歌头
 
  【内容】:
苏轼
  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。
 
  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?
 
  我欲乘风归去,又恐琼楼玉宇,
 
  高处不胜寒。
 
  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间!
 
  转朱阁,低绮户,照无眠。
 
  不应有恨,何事长向别时圆?
 
  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
 
  此事古难全。
 
  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
 
  苏轼(1037—1101)字子瞻,号东坡居士,眉州眉山(今四川眉山)人。父苏洵,弟苏辙都是著名的散文家。他是宋仁宗嘉佑二年(1057年)的进士,官至翰林学士、知制诰、礼部尚书。曾上书力言王安石新法之弊后因作诗刺新法下御史狱,遭贬。卒后追谥文忠。北宋中期的文坛领袖,文学巨匠,唐宋八大家之一。其文纵横恣肆,其诗题材广阔,清新豪健,善用夸张、比喻,独具风格。词开豪放一派,与辛弃疾并称“苏辛”,有《东坡全集》、《东坡乐府》。
 
  《水调歌头》
 
  赏析:
 
  赏月诗词往往清逸孤寒,东坡这首词直如缥缈于云端,掩映于清辉之间。抒酒问月,有李太白酒仙遗风,一片奇趣横生。
 
  明月皎皎照彻天上人间,天上是孤寒一片,人间是相思无眠。“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圆缺,此事古难全”,已是豁达,但“但愿人长久,千里其婵娟”更至乐观诚挚,种种感情交融于月光之下,顿成千古绝唱。胡仔评道:“中秋词自东坡《水调歌头》出,余词尽废。”
 
  苏轼——[江城子]《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》
 
  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不。
 
  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
 
  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鬃如霜。
 
  夜来幽梦忽还乡,小轩窗,正梳妆。
 
  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。
 
  料得年年肠断处,明月夜,短松冈。
 
  赏析:
 
  一片深情,情深到归于寂静无声。十年生死相隔,十年苦苦
 
  追忆,十年相思,十年孤寂,十年辛酸和着泪一滴一滴积攒,和
 
  着泪一行一行流淌。
 
  无语相对处,字字沥血,柔肠才寸断。梦境之中,已是如此;
 
  清辉松影之下,一人独对芳魂时,又是何等彻骨的凄凉!写到此处
 
  如断弦之音,逼人潸然泪下,真是无情到此也断肠。
 
  苏轼——[江城子]《密州出猎》
 
  老夫聊发少年狂,左牵黄,右擎苍。
 
  锦帽貂裘,千骑卷平冈。
 
  为报倾城随太守,亲射虎,看孙郎。
 
  酒酣胸胆尚开张,鬃微霜,又何妨!
 
  持节云中,何日遣冯唐?
 
  会挽雕弓如满月,西北望,射天狼。
 
  赏析:
 
  意气风发,豪气干云,发前人未发之语,寒风烈酒,尽洗绮罗
 
  香泽之态,大歌慷慨豪越之曲,此词也须执铁板唱来,方能入耳。
 
  气势如挟风雷,东坡为人豪爽豁达,才能作此等佳篇流传于世。
 
  苏轼——《浣溪沙》
 
  照日深红暖见鱼,
 
  连村绿暗晚藏乌。
 
  黄童白叟聚瞧盱。
 
  麋鹿逢人虽未惯,
 
  猿猱闻鼓不须呼。
 
  归家说与采桑姑。
 
  赏析:
 
  深红绿暗景,黄童白叟人,其乐融融,热闹非凡。麋鹿猿猱
 
  跑来与人共欢,如见其眼神四转,既怯且喜的样子,机灵可爱之
 
  极,人与动物相处,更见得民风淳厚,一派桃源风光。
 
  苏轼——《定风坡》
 
  莫听穿林打叶声,
 
  何妨吟啸且徐行。
 
  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
 
  一蓑烟雨任平生。
 
  料峭春风吹酒醒,微冷,
 
  山头斜照却相迎。
 
  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
 
  也无风雨也无晴。
 
  赏析:
 
  烟雨之中,坦坦荡荡一峭劲身影落落而行,何在等旷达洒脱!
 
  东坡好竹,字字句句便如峭拨修竹般一片疏影斑驳,不染俗尘,风
 
  起风住处,透出逍遥情致。
 
  从眼前小事着笔,抒发人生感慨,平平常常而又意味深长。
 
  苏轼——[念奴娇]《赤壁怀古》
 
  大江东去,浪淘尽,
 
  千古风流人物。
 
  故垒西边,人道是,
 
  三国周郎赤壁。
 
  乱石穿空,
 
  惊涛拍岸,
 
  卷起千堆雪。
 
  江山如画,
 
  一时多少豪杰!
 
  遥想公瑾当年,
 
  小乔初嫁了,
 
  雄姿英发。
 
  羽扇纶巾,
 
  谈笑间,强虏灰飞烟灭。
 
  故国神游,
 
  多情应笑我,
 
  早生华发。
 
  人生如梦,一尊还酹江月。
 
  赏析:
 
  豪情涌动如滚滚长江奔泻千里,以如椽大笔写赤壁雄伟风光,
 
  乱石穿空,惊涛拍岸上,卷起千堆雪正与胸中豪情相映相生。追忆
 
  千古风流人物,周公瑾少年有成建立丰功伟绩,而自己却空对镜中
 
  白发,此时豪情如怒涛将息化成汪洋一片深沉感慨。
 
  全是男儿胸怀男儿手笔,自然是须关西大汉执铁绰板唱”大江东去”
 
  苏轼——[水龙吟]《次韵章行质夫杨花词》
 
  似花还似非花,也无人惜从教坠。
 
  抛家旁路,思量却是,无情有思。
 
  萦损柔肠,困酣娇眼,欲开还闭。
 
  梦随风万里,寻朗去处,又还被莺呼起。
 
  不恨此花飞尽,恨西园,落红难缀。
 
  晓来雨过,遗踪何在?一池萍碎。
 
  春色三分,二分尘土,一分流水。
 
  细看来,不是杨花,点点是离人泪。
 
  赏析:
 
  借杨花写闺怨。
 
  漫天飞絮便是漫天思绪,似花非花若隐若现,又萦人怀抱
 
  让人无从割舍无从排解,构思轻巧,丝丝入扣。飞絮舞时便是残
 
  红将尽时,伊人青春年华将付流水去,而离人不归,柳絮点点便
 
  是离人泪光点点,何等缠绵俳侧,难怪让人柔肠寸断。
 
  苏轼——《蝶恋花》
 
  花褪残红青杏小。
 
  燕子飞时,
 
  绿水人家绕。
 
  枝上柳绵吹又少,
 
  天涯何处无芳草。
 
  墙里秋千墙外道。
 
  墙外行人,
 
  墙里佳人笑。
 
  笑渐不闻声渐悄,
 
  多情却被无情恼。
 
  赏析:
 
  一道短垣隔开天涯,墙里是无忧无虑自由自在,墙外是背井
 
  离乡愁思难抑。本已是伤春恼人,被佳人笑声一撩,更是愁上加
 
  愁,愈添惆怅。景伤人情又伤人,东坡真是词中高手。
 
  苏轼——《六月二十七日望湖醉书》(其二)
 
  黑云翻墨未遮山,
 
  白雨跳珠乱人船。
 
  卷地风来忽吹散,
 
  望湖楼下水如天。
 
  赏析:
 
  如见其痴满纸云烟,水墨迷离,醉后写风雨,便有云动风来,
 
  真是酣畅淋漓,泼墨写意。
 
  苏轼——《惠崇春江晚景》(其一)
 
  竹外桃花三两枝,
 
  春江水暧鸭先知。
 
  蒌蒿满地芦芽短,
 
  正是河豚欲上时。
 
  赏析:
 
  春风初起,春意未浓时节,已是生机吐露,一片欣喜。句句都
 
  饱含春意,不是浓墨丹青,却是细笔点染,轻俏间已带出初春神髓
 
  尤为空灵可爱。
 
  苏轼——《澄迈驿通潮阁二首》之一
 
  余生欲老南海村,帝遣巫阳召我魂。
 
  杳杳天低鹊没处,青山一发是中原。
 
  作者
 
  苏轼(1037—1101)字子瞻,号东坡居士,眉州眉山(今四川眉山)人。父苏洵,弟苏辙都是著名的散文家。他是宋仁宗嘉佑二年(1057年)的进士,官至翰林学士、知制诰、礼部尚书。曾上书力言王安石新法之弊后因作诗刺新法下御史狱,遭贬。卒后追谥文忠。北宋中期的文坛领袖,文学巨匠,唐宋八大家之一。其文纵横恣肆,其诗题材广阔,清新豪健,善用夸张、比喻,独具风格。词开豪放一派,与辛弃疾并称“苏辛”,有《东坡全集》、《东坡乐府》。
 
  注释:
 
  招我魂:引典,《楚辞-招魂》上说,上帝可怜屈原的灵魂脱离了他的躯壳,叫巫阳(古代女巫名)把他招回。
 
  赏析:
 
  作者被贬海南遇赦,心情愉快,以此自比。
 
  苏轼——《阮郎归》
 
  绿槐高柳咽新蝉。
 
  薰风初入弦。
 
  碧纱窗下水沈烟。
 
  棋声惊昼眠。
 
  微雨过,小荷翻。
 
  榴花开欲然。
 
  玉盆纤手弄清泉。
 
  琼珠碎却圆。
 
  作者:
 
  苏轼(1037—1101)字子瞻,号东坡居士,眉州眉山(今四川眉山)人。父苏洵,弟苏辙都是著名的散文家。他是宋仁宗嘉佑二年(1057年)的进士,官至翰林学士、知制诰、礼部尚书。曾上书力言王安石新法之弊后因作诗刺新法下御史狱,遭贬。卒后追谥文忠。北宋中期的文坛领袖,文学巨匠,唐宋八大家之一。其文纵横恣肆,其诗题材广阔,清新豪健,善用夸张、比喻,独具风格。词开豪放一派,与辛弃疾并称“苏辛”,有《东坡全集》、《东坡乐府》。
 
  注释:
 
  ①蕙风:夏季的东南风。
 
  ②玉盆:指荷叶。
 
  赏析:
 
  高柳新蝉,薰风微雨,池荷榴花,琼珠清泉,交织成一幅初夏的美丽图景;抚琴、下棋、昼眠、嬉水,传达出人物风雅优闲的生活情趣。歇拍二句,写弄水叶面,琼珠碎而复圆,更觉清新可爱。
 
  沈雄《古今词话》:观者叹服其八句状八景。音律一同,殊不散乱,入争宝之。刻之琬琰,挂于堂室间也。
 
 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写闺情而不着妍辞,不作情语,自有一种闲雅之趣。
 
  苏轼——《哨遍》
 
  为米折腰,因酒弃家,口体交相累。
 
  归去来,谁不遣君归?觉从前皆非今是。
 
  露未晞,征夫指予归路,门前笑语喧童稚。
 
  嗟旧菊都荒,新松暗老,吾年今已如此!
 
  但小窗容膝闭柴扉,策杖看孤云暮鸿飞.
 
  云出无心,鸟倦知返,本非有意。
 
  噫!归去来兮,我今忘我兼忘世。
 
  亲戚无浪语,琴书中有真味。
 
  步翠麓崎岖,泛溪窈窕,涓涓暗谷流春水。
 
  观草木欣荣,幽人自感,吾生行且休矣!
 
  念寓形宇内复几时?不自觉皇皇欲何之?
 
  委吾心、去留谁计?神仙知在何处?
 
  富贵非吾志。但知临水登山啸咏,
 
  自引壶觞自醉。此生天命更何疑?
 
  且乘流、遇坎还止。
 
  赏析:
 
  陶渊明赋归去来,有其词而无其声。余既治东坡,筑雪堂于上。人俱笑其陋,独鄱阳董毅夫(钺)过而悦之,有卜邻之意。乃取归去来词,稍加檃括,使就声律,以遗毅夫。使家童歌之,时相从于东坡,释耒而和之,扣牛角而为之节,不亦乐乎?
 
  苏轼——《行香子》
 
  一叶舟轻,双桨鸿惊。
 
  水天清、影湛波平。
 
  鱼翻藻鉴,鹭点烟汀。
 
  过沙溪急,霜溪冷,月溪明。
 
  重重似画,曲曲如屏。
 
  算当年、虚老严陵。[1]
 
  君臣一梦,今古空名。
 
  但远山长,云山乱,晓山青。
 
  注释:
 
  [1]:东汉初年的严子陵,帮助刘秀打下天下之后,隐居不仕,垂钓富春江上。后人多言其“钓名”。
 
  赏析:
 
  本词将水上行舟的“静美”,和时空变化的“动美”结合的十分完美。语言清丽浅显,意境广渺深邃。全诗有一种“淡淡的哀伤”,具有东坡一贯的“人生如梦”思想。
 
  苏轼——《永遇东》
 
  【年代】:宋
 
  【作者】:苏轼——《永遇东》
 
  【内容】:
 
  明月如霜,好风如水,清景无限。
 
  曲港跳鱼,圆荷泻露,寂寞无人见。
 
  紞如三鼓,铿然一叶,黯黯梦云惊断。
 
  夜茫茫、重寻无处,觉来小园行遍。
 
  天涯倦容,山中归路,望断故园心眼。
 
  燕子楼空,佳人何在?空锁楼中燕。
 
  古今如梦。
 
  何曾梦觉,但有旧欢新怨。
 
  异时对黄楼夜景,为余浩叹。
 
  【注释】:
 
  彭城夜宿燕子楼,梦盼盼,因此作。
 
  彭城:今江苏徐州。
 
  燕子楼:在今徐州、为唐代徐州著名歌妓关盼盼住所。相传关嫁给徐州太守张建封,张死后,她独居燕子楼十余年,不再婚嫁。
 
  紞如三鼓:响声的三更鼓声。紞,击鼓声。
 
  铿然一叶:铿然作响的是一片落叶。
 
  梦云:用宋玉《高唐赋》曲故,此指梦见盼盼的梦境。
 
  黄楼:苏轼改建的徐州东门上的楼宇。
 
  【赏析】:
 
  此词追怀名妓而不写红粉艳情,格调高旷。怀古而不胶着于古,借古伤今,探究人生哲理,超尘艳俗,空灵超宕。
 
  苏轼——《洞仙歌》
 
  【年代】:宋
 
  【作者】:苏轼——《洞仙歌》
 
  【内容】:
 
  冰肌玉骨,自清凉无汗。
 
  水殿风来暗香满。
 
  绣帘开、一点明月窥人,人未寝,敧枕钗横鬓乱。
 
  起来携素手,庭户无声,时见疏星度河汉。
 
  试问夜如何?
 
  夜已三更,金波淡、玉绳低转。
 
  但屈指、西风几时来,又不道流年、暗中偷换。
 
  【注释】:
 
  余七岁时,见眉州老尼,姓朱、忘其名,年九十岁。自言尝随其师入蜀主孟昶宫中,一日大热,蜀主与花蕊夫人夜纳凉摩河池上,作一词:朱具能记之。今四十年,朱已岁久矣,人无知此词者,但记其首句,暇日寻味,岂《洞仙歌》令乎?乃为足之云。
 
  孟昶:五代蜀后主,知音律,善填词。宋师伐蜀,兵败而降。
 
  花蕊夫人:孟昶的贵妃,姓徐,别号花蕊夫人。
 
  金波:月光。
 
  玉绳:星名。
 
  不道:不觉。
 
  【赏析】:
 
  这首词开头二句相传为蜀主孟昶所作,余皆为苏轼所续,词的上片写美人帘内敧枕,描绘了美人的姿质及情态。下片写户外携手偕行,写出了清凉的夏夜情景和主人公的所思所感,流露出人生无常的感慨。
 
  苏轼——《卜算子》
 
  年代】:宋
 
  【作者】:苏轼——《卜算子》
 
  【内容】:
 
  缺月挂疏桐,漏断人初静。
 
  谁见幽人独往来,缥缈孤鸿影。
 
  惊起却回头,有恨无人省。
 
  拣尽寒枝不肯栖,寂寞沙洲冷。
 
  【注释】:
 
  黄州定惠院寓居作
 
  疏桐:枝叶稀疏的桐树。
 
  漏断:谓夜已深。
 
  幽人:幽居之人。此是形容孤雁。
 
  缥缈:隐隐约约,若有若无。
 
  省:了解。
 
  【赏析】:
 
  这首词是苏轼因“乌台诗案”入狱,释放后被贬谪黄州时所作。词作动、传神地描绘了孤雁的形象,它孤傲、自甘寂寞,正反映了作者幽愤寂苦的心情。
 
  黄庭坚称其“语意高妙”、“笔下无一点尘俗气”。
 
  苏轼——《永遇乐》
 
  【年代】:宋
 
  【作者】:苏轼——《永遇乐》
 
  【内容】:
 
  明月如霜,好风如水,清景无限。
 
  曲港跳鱼,圆荷泻露,寂寞无人见。
 
  紞如三鼓,铿然一叶,黯黯梦云惊断。
 
  夜茫茫,重寻无处,觉来小园行遍。
 
  天涯倦客,山中归路,望断故园心眼。
 
  燕子楼空,佳人何在,空锁楼中燕。
 
  古今如梦,何曾梦觉,但有旧欢新怨。
 
  异时对,黄楼夜景,为余浩叹。
 
  【作者】
 
  苏轼(1037—1101)字子瞻,号东坡居士,眉州眉山(今四川眉山)人。父苏洵,弟苏辙都是著名的散文家。他是宋仁宗嘉佑二年(1057年)的进士,官至翰林学士、知制诰、礼部尚书。曾上书力言王安石新法之弊后因作诗刺新法下御史狱,遭贬。卒后追谥文忠。北宋中期的文坛领袖,文学巨匠,唐宋八大家之一。其文纵横恣肆,其诗题材广阔,清新豪健,善用夸张、比喻,独具风格。词开豪放一派,与辛弃疾并称“苏辛”,有《东坡全集》、《东坡乐府》。
 
  【注释】:
 
  彭城:今江苏徐州。
 
  燕子楼:在今徐州、为唐代徐州著名歌妓关盼盼住所。相传关嫁给徐州太守张建封,张死后,她独居燕子楼十余年,不再婚嫁。
 
  紞如三鼓:响亮的三更鼓声。紞,击鼓声。
 
  铿然一叶:铿然作响的是一片落叶。
 
  梦云:用宋玉《高唐赋》典故。此指梦见盼盼的梦境。
 
  黄楼:苏轼改建的徐州东门上的楼宇。
 
  【赏析】:
 
  此词追怀名妓而不写红粉艳情,格调高旷。怀古而不胶着于古,借古伤今,探究人生哲理,超尘绝俗,空灵超宕。
 
  苏轼——《青玉案》
 
  【年代】:宋
 
  【作者】:苏轼——《青玉案》
 
  【内容】:
 
  三年枕上吴中路,
 
  谴黄犬,随君去。
 
  若到松江呼小渡,
 
  莫惊鸳鹭,四桥尽是,
 
  老子经行处。
 
  辋川图上看春暮,
 
  常记高人右丞句。
 
  作个归期天已许。
 
  春衫犹是小蛮针线,
 
  会湿西湖雨。
 
  【作者】
 
  苏轼(1037—1101)字子瞻,号东坡居士,眉州眉山(今四川眉山)人。父苏洵,弟苏辙都是著名的散文家。他是宋仁宗嘉佑二年(1057年)的进士,官至翰林学士、知制诰、礼部尚书。曾上书力言王安石新法之弊后因作诗刺新法下御史狱,遭贬。卒后追谥文忠。北宋中期的文坛领袖,文学巨匠,唐宋八大家之一。其文纵横恣肆,其诗题材广阔,清新豪健,善用夸张、比喻,独具风格。词开豪放一派,与辛弃疾并称“苏辛”,有《东坡全集》、《东坡乐府》。
 
  【注释】:
 
  伯固:苏坚,字伯固,作者的友人。
 
  呼小渡:招呼小船摆渡。
 
  四桥:在苏州。
 
  老子:苏轼自称。
 
  辋川图:辋川在陕西兰田,王维曾隐居于此,并曾在寺壁绘辋川图。
 
  右丞:王维曾任尚书右丞,故称王右丞。
 
  高人:指伯固。
 
  小蛮:白居易的歌妓。白居易有歌妓樊素、小蛮。此借指苏轼爱妾朝云。
 
  【赏析】:
 
  这首词写送别挚友伯固吴中,抒发作者自己思乡盼归之情。
 
  苏轼——《临江仙》
 
  【年代】:宋
 
  【作者】:苏轼——《临江仙》
 
  【内容】:
 
  夜饮东坡醒复醉,
 
  归来仿佛已三更。
 
  家童鼻息已雷鸣,
 
  敲门都不应,
 
  倚帐听江声。
 
  长恨此身非我有,
 
  何时忘却营营。
 
  夜阑风静縠纹平,
 
  小舟从此逝,
 
  江海寄余生。
 
  【作者】
 
  苏轼(1037—1101)字子瞻,号东坡居士,眉州眉山(今四川眉山)人。父苏洵,弟苏辙都是著名的散文家。他是宋仁宗嘉佑二年(1057年)的进士,官至翰林学士、知制诰、礼部尚书。曾上书力言王安石新法之弊后因作诗刺新法下御史狱,遭贬。卒后追谥文忠。北宋中期的文坛领袖,文学巨匠,唐宋八大家之一。其文纵横恣肆,其诗题材广阔,清新豪健,善用夸张、比喻,独具风格。词开豪放一派,与辛弃疾并称“苏辛”,有《东坡全集》、《东坡乐府》。
 
  【注释】:
 
  临皋:在湖北黄风,苏轼曾寓居此。
 
  东坡:地名,在黄冈,苏轼在此垦种,并筑“雪堂”,作为游憩之所。
 
  夜阑:夜深。
 
  縠纹:水中细小的波纹。有绉纹的纱。
 
  【赏析】:
 
  这首词是苏轼谪居黄冈时所写,反映他苦闷和愤激的心情。表达了他渴求自由生活和精神解脱的愿望。
 
  苏轼——《江城子》
 
  【年代】:宋
 
  【作者】:苏轼——《江城子》
 
  【内容】:
 
  十年生死两茫茫。
 
  不思量,自难忘。
 
  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[1]
 
  纵使相逢应不识,
 
  尘满面,鬓如霜。
 
  夜来幽梦忽还乡。
 
  小轩窗,正梳妆。
 
  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。
 
  料得年年断肠处,
 
  明月夜,短松冈。
 
  【作者】
 
  苏轼(1037—1101)字子瞻,号东坡居士,眉州眉山(今四川眉山)人。父苏洵,弟苏辙都是著名的散文家。他是宋仁宗嘉佑二年(1057年)的进士,官至翰林学士、知制诰、礼部尚书。曾上书力言王安石新法之弊后因作诗刺新法下御史狱,遭贬。卒后追谥文忠。北宋中期的文坛领袖,文学巨匠,唐宋八大家之一。其文纵横恣肆,其诗题材广阔,清新豪健,善用夸张、比喻,独具风格。词开豪放一派,与辛弃疾并称“苏辛”,有《东坡全集》、《东坡乐府》。
 
  【注释】:
 
  [1]孟启《本事诗·徵异第五》载张姓妻孔氏赠夫诗:“欲知肠断处,明月照孤坟。”
 
  【赏析】:
 
  苏轼十九岁与同郡王弗结婚,嗣后出蜀入仕,夫妻琴瑟调和,甘苦与共。十年后王弗亡故,归葬于家乡的祖莹。这首词是苏轼在密州一次梦见王弗后写的,距王弗之卒又是十年了。生者与死者虽然幽明永隔,感情的纽带却结而不解,始终存在。“不思量,自难忘”两句,看来平常,却出自肺腑,十分诚挚。
 
  “不思量”极似无情,“自难亡”则死生契阔而不尝一日去怀。这种感情深深地埋在心底,怎么也难以消除。读惯了词中常见的那种“一日不思量,也攒眉千度”(柳永)的爱情浓烈的词句,再来读苏轼此词,可以感受到它们写出不同人生阶段的情感类型。前者是青年时代的感情,热烈浪漫,然而容易消退。后者是进入中年后一起担受着一生忧患的正常的夫妻感情,它象日常生活一样,平淡无奇,然而淡而弥永,久而弥笃。苏轼本来欣赏“外枯而中膏,似淡而实美”的艺术风格,这首词表达的感情就是如此,因此才能生死不渝。
 
  此词还有一个值得注意之处,即这次梦中的夫妻相会,清楚地打上了生死之别的烙樱梦中的王弗“小轩窗,正梳妆”,犹如结缡未久的少妇,形象很美,带出苏轼当年的闺房之乐。但是十年来的人世变故尤其是心理上的创伤在双方都很显然。
 
  苏轼由于宦海浮沉,南北奔走,“尘满面,鬓如霜”,心情十分苍老。王弗见了苏轼,也是“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”,似乎在倾诉生离死别后的无限哀痛。生活的磨难,对于无意识的梦境,同样起着潜在而深该的影响。末了三句设想亡妻长眠于地下的孤独与哀伤,实际上两心相通,生者对死者的思念更是惓惓不已。
 
  苏轼——《贺新郎》
 
  【年代】:宋
 
  【作者】:苏轼——《贺新郎》
 
  【内容】:
 
  乳燕飞华屋,悄无人、桐阴转午,晚凉新浴。
 
  手弄生绡白团扇,扇手一时似玉。
 
  渐困倚、孤眠清熟,帘外谁来推绣户?
 
  枉教人梦断瑶台曲,又却是,风敲竹。
 
  石榴半吐红巾蹙,待浮花浪蕊都尽,伴君幽独。
 
  秾艳一枝细看取,芳心千重似束。
 
  又恐被、秋风惊绿,若待得君来向此,
 
  花前对酒不忍触,共粉泪,两簌簌。
 
  【注释】:
 
  瑶台:传说昆仑山仙人所居之处。曲:深处。
 
  秋风惊绿:秋风起后,榴花凋谢,剩下的绿叶,禁不住摧残。
 
  簌簌:纷纷落下的样子。
 
  【赏析】
 
  这首《贺新郎》借咏名花佳丽,以抒诗人的感怀,寄意高远,构思奇妙。上片咏佳人,隐约流露出人物的孤独心境。下片写石榴,然后将人物与石榴合写,亦花亦人,巧妙新颖。全词以华美艳丽的形象,婉曲缠绵的情韵,曲折含蓄地表达了诗人的情怀。
 
  苏轼在新旧两派当权时,均不愿随声附和,取媚求进,因而或遭新党排挤,或为旧党不容。曾两次出任杭州。词中以榴花比托“幽独”的佳人,联系自己的心情和处境,借咏物曲曲传出自己的心声,手法极为高妙。
 
  黄蓼园《蓼园词选》:末四句是花是人,婉曲缠绵,耐人寻味不尽。
 
  俞陛云《唐五代两宋词选释》:此词极写其特立独行之概。以上阕“孤眠”之“孤”字,下阕“幽独”之“独”字,表明本意。“新浴”及“扇手”,其身之洁白,焉能与浪蕊浮花为伍,犹屈原不能以皓皓之白,入汶汶之世也。下阕“芳心千重似束”句及“秋风”句言已深闭退藏,而人犹不恕,极言其忧谗畏讥之意。对花真赏,知有何人,惟有沾襟之粉泪耳。
 
  沈雄《古今词话》曾记载:苏轼任职杭州时,曾在西湖宴会。群妓毕集,而秀兰迟到,一府僚为此发怒。东坡即席写《贺新郎》为秀兰解围。
 
  胡仔《苕溪渔隐丛话》:东坡此词,冠绝古今,托意高远,宁为一妓而发耶!
 
  《唐宋词鉴赏集》:词人写作受到生活现象的触发,或从现实中摄取某些现象,这是可能的,但决不是生活的简单记录。把一首词的内容完全坐实到一个官场的风流故事上,刻板地句句索隐,这显然是附会之谈,不足凭信。
 
  薛砺若《宋词通论》:此词写来极纡回缠绵,一往情深。丽而不艳,工而能曲,毫无刻画斧斫之痕。
 
  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此首不必为官妓秀兰而作,写情景俱高妙。写花写人,是二实一。
 
  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分享到:
最新文章推荐文章
热门文章推荐文章

扫码关注我

微信公众号